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無題

從2016年到現在,常常覺得這個世界充滿了痛苦
彷彿一切都是從那通與奶奶的不祥通話開始的,
五月:之前都好好的奶奶,身體突然間直轉急下,病危,回台,噩耗,哀號,麻木到現在
九月:布裘分手,一個喜愛了二十年的演員,原來有家暴的嫌疑
十一月:可怕的人當選美國總統,原本還是一向嚮往這個國家呢,現在每每看到那國家的新聞標題還是充滿了凌遲之痛。
三月: MJ突然過世,第一次體會到邱妙津書所形容的"親手埋葬",原來是怎樣的感受,無法忘記那夜的雨,獸醫院,家裡院子,泥土的味道在雨裡飄散與Y的抱頭痛哭。
五月:林奕含之死與她的死亡之書,到現在那個人都還活得好好的,連法律都還為他與高中生的羅曼史背書呢
一下子我們又來到的九月
孕婦跳樓,不懂光看到她下跪的照片就能真切的感受到她的害怕絕望痛苦難堪與哀求,為什麼現場的家人卻什麼也沒看到,竟都是當媽媽的人啊?

"他屏住氣息,側耳凝聽。不行,他心想,不能讓他得逞。邪惡沒有實體,它不能占據你;正好相反,邪惡是一種不存在,是善的不存在。在這裡,你恐懼的只有你自己。"                                                                                                                         摘自【雪人 】Jo Nesbø



Recent posts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讀到第二章就無法細讀下去,自己是如何丟臉的幸運,令她羨慕的幸運,傻傻的,只具有為雞毛蒜皮的小事傷神丟臉的幸運?
她說過".....好多人說太苦了讀不下去我多麼羨慕只是小說就讀不下去我還有人生人人要我活下去啊...."
可是要逼自己讀下去,要逼自己讀下去。我要看到她的痛苦,我要看的她的痛苦。
希望女孩男孩小孩,可以不要這麼痛,可以不要這麼苦。可是,我們要能夠說出這些字,我們要能夠說出這些關於強暴,誘姦,虐童的字。
我們要能夠閱讀這些據真人真事改編的書本,我們要能夠在李國華第一次去伊紋家堵兩個十三歲的小女孩的事件中,就聞到這事件本身的不合理,不尋常,與不堪。
沒有一個忠良仁善的成人,老師也好,長輩也罷,會主動與小弟小妹串門子,建立秘密的話題,巧言令色的嘴臉,不三不四的笑話,無理由的攀談,毫無根據的善意。
不會這樣
寧願"誤會"他/她們,性侵這種事,寧願錯殺千千萬萬,也不可僥倖放行一個。
老師就是老師,親戚就是親戚,同學的爸爸就是同學的爸爸,他不是妳/你的朋友,他不是妳/你的兄長,他不用跟妳/你做任何客套以外的交流,他沒有什麼是需要妳/你幫忙的沒有誰是一定安全,絕對不必私下相見。
請練習說不,說完不的後面不需任何理由沒有謝謝,沒有下次,沒有對不起...
不要懷疑,拔腿就跑...
秘密是屬於自己的,不是屬於小女孩大女孩小男孩大男孩與任何叔叔伯伯阿姨老師之間的,他們不需要妳/你的幫忙,沒有相見恨晚,沒有懷才不遇,
身為女人,身為有孩子的母親,我們要變態般的小心,要瘋狂的謹慎,只要平凡的活著。
如此而已。

這一刻,妳在想什麼

姑媽手中一本中村仁一的大往生,我手中一本托爾斯泰的復活,彷彿約好了一般,我們都還在找答案, 但我們只能等待,等待死亡的到來。 腐臭的氣味,太遲的呼喊,漸漸消失的肌肉,富有的過去,無感的現在,和即將沒有妳的將來。 就讓我們握著妳的手,就讓我們開扇窗,插盆花吧; 就讓我們進進出出,開開關關,繼續笨拙的猜呀; 就讓總是太遲的他來吧?
畢竟,雖然妳將從人生這齣戲退場了,我們卻還是得繼續粉墨登場,當妳的雙手每每在空中揮舞的時候,姑媽說那是妳在睡夢中做著運動,大伯說那是無意識的生理反應,但我卻覺得那是有個性的妳,在叫我們一一fuck off 的message, 畢竟死亡的路上,妳還是得一個人走。 妳最好的朋友,那對跟著妳們一起撤退到臺灣的夫妻,眷村裡最美麗的女人,那個獨子出車禍的讓她倆白髮送黑髮的女人,妳說過,她走的時候,握著妳的手,說她的一生,什麼都沒有; 而妳,生了四個兒女,九個內孫外孫,大家最愛的都是妳,卻也在還有意識的時候,跟姑媽說過,妳的一生,什麼都沒有。
曾經的喜怒哀樂, 曾經的悲歡離合, 曾經的恩義情仇, 這一刻,妳在想什麼?
我在想妳



Rockpool on Bridge - 愛情的味道

在它浴火重生之後,我們第二次來到了Rockpool,原本位於The Rock 的餐廳,因為一場火災意外,遷移到離Circular Quay,也是離雪梨歌劇院更近的地點。本來剛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有點殘念,畢竟Rockpool是ㄧ家有二十幾年歷史的老店,之前的地址,更是擁有百年歷史的老房子,

有點擔心是否去了新的店址,是不是就不是真正的Rockpool 了呢?!

事實證明,我顯然是擔心太多了,新的Rockpool其實是浴火重生,跟之前的舊址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從之前的低調沈穩,一躍而起,銳變成ㄧ家可以在國際舞台上與其他高級餐廳相提並論,不用害羞的地方。我想若拿女子來形容的話,就是從國內富家千金,小家碧玉,升級到揚名國際舞台的上流名伶。
若上一次的初試是令人頗滿意的話,那這一次Y生日晚餐,就可以拿黯然銷魂來形容了(是的,我不要臉的用了黯然銷魂這個令人詞窮的形容詞)....
一踏入Rockpool,就有,啊,原來你們搬來了這裡的驚喜,一股懷念與似曾相識向我襲來。
挑高,沈重的大門,擋住了外人,外面的好奇與喧囂,一入眼簾的,是起碼三公尺高的碩大空間,潔白的桌布,神秘大氣的黑色調空間與身穿白襯衫西服,個個順眼友善的工作人員。

雖然Rockpool 變得更氣派,卻同時更可親了!

工作人員在領班確認我們訂位的時候, 請我們先在吧台邊坐下,站上吧台邊的賜酒人員立刻面帶令人安心的微笑與我們閒聊起來,這時,領班適時出現領我們上樓坐訂位。

一看到我們的位子,我著實的倒抽了一口氣,天啊!這不是之前上官網查詢時不小心看到的Romeo and Juliet's table 嗎(羅密歐與茱麗葉的位子)? Romeo and Juliet 's table,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都是全餐廳無論是視野,或氣氛,最好的位子。它位於餐廳樓中樓的最旁邊,寧靜無擾,鳥瞰整個餐廳。
遙想當年,Y在本人生日,在同樣的地方(那時還是不同的餐廳)與我求婚,真是令人感到開心的巧合。

不多說了~~先看照片吧~

另人傷心的事實

#本文充滿負面能量,請小心慎入#
好久好久沒有上來這裡自言自語,自怨自艾了,雖然早就雜草叢生,但是好像也有幾個人會來走走。感覺很奇怪卻也蠻開心的。好像自己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雖然很寂寞但總還是有一兩個人聽得懂或者願意聽你說想說的話。
最近好像整個人的性格真正的被拘限了,以前覺得不管怎麼樣,還是相信我可以改變自己的人生,還是相信自己可以漸漸的變成一個越來越好的人(無論是心靈層面或是物質上,文化上或是品味上),不管怎麼樣自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但是現在發現以前所相信的都只是一場謊言終於承認自己只不過是這滄海一粟,平凡到不管聽了多少駭人聽聞的故事,讀過多少彷彿引人深省的話語都沒有任何啟發。
年輕的時候常常可以從小地方得到深刻的啟發以及長遠的感動,常常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可以笑得很開心,carefree。但是現在卻像是一顆小石頭丟到大海裡,產生不出一點點的漣漪。雖然小事還是可以讓自己一瞬間哭哭笑笑的,但是那就只是真的只是一瞬間的反應,像臉書一樣的無情,也像臉書一樣的廉價,但是也像臉書一樣的短暫的令人離不開轉移視線,打發了再也回不來的時間。淒慘的是,無論是讓人哭,還是令人發笑的故事,都沒有任何重量,沉不到心裡,也無法刻劃到腦裡。
Y總是說我只在乎Instant gratification,我想,他說對了,但是我無法幫自己跳脫出來,在無法說人生沒有臉書會變得更好之前,就這樣子一天一天苟且的活著,也還是活得好好的。
有時候,彷彿自己的陰暗面要把自己吞沒,想要阻止他們都產生不了絲毫的作用,對自己為什麼是如此的不足與無知感到絕望,也對自己為什麼總是感到如此不滿足感到失望。
前人聖賢所說的充滿智慧話語為什麼對自己產生不出任何永恆的激盪?
到底怎麼樣才夠格說自己過著豐富的人生?
去過這個世界各個角落嗎?曾經有過很多段感情嗎?經歷過很多生死離別的事件嗎?曾經傷害過很多人嗎?曾經被很多人傷害過嗎?
但是若人生都沒有經歷過這些是否代表活的一片空白不精采?是否就代表不曾經歷真正的人生?是否代表他人能夠輕易的否定你的存在?
年輕的時候覺得自己的工作可以代表自我的價值;年輕的時候相信伴侶的成功就是自己的成功,也曾經幻想過這個人,這份工作,這個世界,能給我一雙翅膀,能夠帶著自己飛翔,後來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原來只有自己能夠在飢餓的時候給自己吃飯,灌自己喝水,也只有自己夠格才得得到翅膀,夠力才有能力飛翔;也只有你自己能夠…

為自己活

記得小時候無意翻翻大人書櫃裡的ㄧ本黃明堅的散文,名為「為自己活」,讀著讀著被爸爸撞見,那本書的內容早忘記的差不多了,但是,爸爸那時當時的反應,令我印象深刻。
他拿起那本書,翻了翻,讀了讀,面帶不屑的看看我,他說:「為自己活?!沒想到你還蠻自私的嘛」說完,他就離開了,只留下莫名其妙被罵的我,默默的站在那裡。
書呢,自然是不看了,但是,當時年幼的我,腦袋裡清清楚楚的浮現了兩個念頭:第一,原來為自己活是一種自私的行為; 第二,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開始覺得,爸爸好像不是ㄧ個快樂的人。
為自己活, 為自己活,
不知為何,最近開始默默的咀嚼這四個字,

為自己活,

霎那間聽起來好像十分理直氣壯的四個字,突然變得好刺耳,看起來好尖銳。
豁然發現,原來在這短短的幾十年裡,好笑的事情發生了,
原來為了ㄧ本書而苛責我的那個人,從某一天開始,只願意為自己活了。
某年某日開始,在我的人生裡從此缺席。

莫名其妙的,成了ㄧ家之長。 不經意的,成了婚宴上,爸爸缺席了的女兒。 不自覺的,成了那敏感多刺,妄自菲薄,無法抬頭挺胸,不能理直氣壯的人。
才發現, 兒時的那兩個念頭,都是對的。 原來,ㄧ個人要為自己活,需要一座城的人,為他付出代價。 原來,有爸爸與沒有爸爸之間的距離,是這麼近,只有一天的長度,只需要讀完ㄧ本書的時間。
也許,ㄧ路上為自己活的人,是冤枉自己從來沒有活過的人,他們不經意的,拉了ㄧ座城的人,跟著他們痛苦, 像凌遲似的,在沒有選擇的餘地之下,跟著他們在自私的自由裡,確保他們為自己活的快活。
這麼說,是不是自私了些?

能讀中文真幸福

自從去年開始讀紅樓夢以來,心靈ㄧ直處於ㄧ種受到它過度滋養,收穫滿溢的狀態。它給我日漸乾枯,僵化的思想,下了ㄧ場場即時雨,日漸豐富了我小小的腦袋,給我好多好多的智慧,每當快要被自已的狹隘與卑劣給擊倒吞噬的時候,它拉了我好幾把。

只是,這世界上的事情總是禍福相伴,美中不足,好事多磨的。 這近乎ㄧ年來對於紅樓夢的熱衷,竟也給自己帶來很多困擾。
其一:讀其他書籍的興趣驟減,試圖專心讀其他的書籍的嘗試總是索然無味,結束於徒勞無功。 其二:深深的被自己貧乏的中文造詣,與近乎幼稚的文學駕馭能力給打敗。讀了紅樓夢之後,才知道這個世界上,原來有這麼高超的寫作技巧,這麼精彩的人生閱歷,而自己竟然像Jon Snow 一樣,什麼都不知道。 其三:對於寫作這黨事,完全失去動力與信心。這個天下有紅樓夢,曹雪芹,我這個豬頭,到底是搞什麼也想寫東西呢? 其四:是單純想分享或者是曲高和寡也好或野人獻曝也罷,好想身穿輕薄的白色洋裝,帶著假髮,蓄著鬍渣的在無人的海灘奔跑,吶喊:中文真的好厲害,紅樓夢真的好棒,曹雪芹真的好屌,來人跟我討論吧!
備註:
有關紅樓夢的全文與網路上的資訊非常多,有付費的也有免費的。初讀者可以參考以蔣勳說紅樓夢開始,若聽出興趣來再讀全文(網路上就有,甚至還有脂批),進階者可以參考台灣大學歐麗娟教授的臺大開放式課程

真的推薦,也深深的覺得,能讀中文真好,真幸福。